第二百六十九章 印迹【1 / 2】

刚刚齐盛已经将他所知道的大致经过简单说了几句,赵县令知道,妙音娘子击杀华阳郡主的事,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若不是这一世痛定思痛,决定奋起,凭借着上一世的经验与阅历,她才能入得了妙音娘子的眼,不然又该如何是好呢?他也变了……唐楚只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跳跃了起来,她捂着胸口告诫自己,不能,也不行,这一世她不想在与邹时焰有任何感情上的牵扯了。唐楚深深地看了邹时焰一眼。赵县令随着邹时焰来到了那间关押着饭桶与五名黑衣人的房间里。他官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头上的乌纱帽也是歪歪扭扭的,一缕青丝落了下来,但赵县令此刻已经无法顾及形象,而是扑到了华阳郡主的尸首旁,哀嚎着,声音无比凄厉,也不止室外哀嚎华阳郡主得离事,还是悲伤自己即将乌纱帽难保。“好孩子,你们先在这里,爹爹去去就来。”赵县令拍了拍赵箬竹的肩膀就让邹时焰带路一同出去了“赵县令,院子里的柴房还有六个人,一个人是妙音娘子,道童,还有五人是妙音娘子的手下,他们还活着,或许可以找到什么线索。”邹娟儿邹时焰主动站出来提醒道。“爹爹,你先不要着急,一会儿我们几个作为证人,会把知道的都全盘托出,不会有半句虚言。”赵箬竹稳重地说道。而谢瑶瑶的父亲谢主簿也远远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