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人的本性【1 / 2】

国内还没有对婚内强/奸明确的法律条款,法院对婚内强/奸的认定慎之又慎,只要咬紧这一点,哪怕许泽臣的确强迫了容溶,原则上不会轻易被认定为强/奸。容溶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发个声,舆论会对自己有利,但是此刻她一点想法也没有,什么利弊都不想考虑,只想一个人安静呆着,轻声道:“我想先回去休息。”欧律师除了质疑容溶那段录音的用心,怀疑她做戏坑许泽臣,仍然极力强调案发事件发生在容溶和许泽臣正常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两人隔空无声对望。许泽臣嘴唇轻轻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他最后深深看了眼容溶,收回目光,一脸平静地转身离去。秦聿理解她的心态,“我先帮你拒绝,择日再说。”容溶感激点头,“谢谢,秦律师。”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的时候,容溶整个人的力气仿佛都泄掉了,一直僵挺着的背脊无力地靠在了椅子背上。这时,秦聿挂了电话,转头跟她说道:“有几家媒体想采访你,都是正规媒体。”她捂住脸,肩膀微微颤抖起来。但是秦聿那段录音给人的冲击太大,没有人不知道强/奸这项犯罪,绝大部分人能最直观的印象来自影视剧,但是影视剧经过了艺术加工,现实远远比影视剧更加残酷,当这个残酷的事实血淋淋摆在人们眼前,没人能无动于衷。她知道他也爱她,或许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